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似水流年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5037|回复: 2

20071208b-《十六岁的幸福阴谋》《浪漫的梦想》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5-7-13 00:09
  • 签到天数: 426 天

    连续签到: 1 天

    [LV.9]以坛为家II

    发表于 2011-9-3 02:53:2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    《十六岁的幸福阴谋》  【我的爱对你说】

    那年我16岁,刚上高一。我记得那年的红叶特别红,车在公路上疾驶,我眼望车外,用余光仍能看见爸爸脸上隐隐的兴奋,这让我很不安。
    每年秋冬季节的某个星期天,我都会随爸爸去一个叫关门山的医院看望妈妈,那是一家精神病院。每年的秋冬,妈妈基本上一个人在那里度过。
    我知道爸爸隐忍的喜悦不是为了妈妈,所以一路上,我窥探着,观察着。爸爸刚过40岁,已经驼背了,鬓角处的白发像深秋的霜。直到我看见了她,她当时穿着洁白的护士服,盘着一丝不苟的发,静悄悄地伫立在我们身后一会儿,然后轻声问爸爸:“你刚来吗?”父亲瞬间挺直的背和回首间满脸的阳光,让我一下洞晓了其中的秘密。爸爸郑重向我介绍:“这是你妈妈的特护,快叫李阿姨!”她叫李晓芳,对我露出妈妈一样慈爱、温柔的微笑。那时我的妈妈正在面容狰狞地大吼。于是我哭着冲了出去,因为我突然觉得爸爸和妈妈都是一样的可怜。
    爸爸去看妈妈的次数逐渐多了起来,有时候一周两次,每次他都是打发司机回来,他在那里留宿一晚,这是几年没有出现过的情景了,外公外婆都为妈妈高兴,尤其是妈妈的同事韩齐伯伯,他曾经为了妈妈跟爸爸大吵过,他们都说妈妈这次一定能痊愈。只有我一个人知道,也许这是更大的灾难的开始。妈妈因为病,已经变得多疑善变,如果让她看出点什么来,对妈妈来说是毁灭性的。
    国庆节长假,我对爸爸说:“我们俩一起陪妈妈几天好吗?”爸爸说:“那怎么可以?你的功课怎么办?”我坚持着,也许一向温顺的我,脸上的坚决和隐隐的敌意击中了爸爸,他叹了口气,同意了。
    在关门山的第一个晚上,妈妈虽然还认不出我们,但是情绪很稳定。爸爸嘱咐我好好做作业,他要出去逛逛。我尾随他和那个李阿姨走进了旁边的树林里,却连冲到他们面前的勇气都没有,只是依着树,无声地哭……
    第二天中午,李阿姨给妈妈打了镇定针,若无其事地走开了。半个小时后,妈妈不但没有安然入睡,反而歇斯底里地乱喊乱叫,甚至张口咬了父亲的胳膊。妈妈整整折腾了一个下午,直到又到了打镇定针的时间,我眼泪汪汪地乞求李阿姨,让她想想办法,让我妈妈安静下来,她柔声对我说:“孩子,没事的,很快就没事的。”
    我在她转身走向病房后,拾起了她刚刚扔掉的镇定剂的药瓶,接着惊惶失措地跑向病房……我在她给我妈妈注射的刹那,打掉了针管,声色俱厉地斥责她:“为什么把我妈妈的镇定剂换成了兴奋剂?”
    李阿姨的脸色一下变得煞白。爸爸颤抖着手接过药瓶,在我没来得及看清他的表情前,他反手给了李阿姨一记耳光。那一刻,妈妈出奇安静地呆坐着。
    我并没有把这件事情张扬出去,我知道有些东西缄默的重要性。像现在,单单我用凌厉的眼神,就让爸爸和李阿姨羞愧不已,他们已经彻底丧失了面对我的勇气。
    不久,李阿姨调走了,妈妈换了特护。爸爸好像在这次事件中深刻反省了自己,他并没有因为李阿姨的离去,减少了去医院的次数,我越来越相信,妈妈很快就会彻底病愈的。
    以后的岁月里,妈妈再也没有去过那家医院,她的病并没有痊愈,但是好像越来越轻,单纯用药物就能恢复得很好。
    我一直在学校寄宿。那些年,爸爸一直在周围的乡镇上任职,家也搬来搬去。有一次他和我商量:要不,把家搬到你学校周围去,方便照顾你的饮食。我冷冷地说不用,我不习惯住在家里。他张了张嘴,还是什么都没说。我一直想听他对我解释点什么,可是又害怕听他说。我怎么也忘不了那个夜晚,他和那个女人肩并肩的背影。
    大学四年,我很少回家,从电话里听妈妈讲,爸爸工作很忙,她有事会找韩齐伯伯帮忙,我心里不由得萌生出一种复杂的情绪来,也许那韩伯伯比爸爸更关心妈妈。
    后来毕业了,我留在了省城,几乎每年都接妈妈出来住一段时间。爸爸依然很忙。偶尔我也想问他,是不是有时间去我那儿看看?他经常到离我这不远的省水利厅开会,但是他好像从来不打算过来看我。我更加恨他,为什么和解的话他不先说出口?
    慢慢我恋爱了,对男女之间的情爱有了更深的体会,爸爸妈妈之间那种淡淡如水的情感让人觉得揪心。我甚至无端揣测:会不会爸爸还在跟李阿姨藕断丝连?这样的剧情我看过太多。年少时,我渴望家的完整,现在,我懂得了完整背后更大的残缺。
    去年冬天,爸爸出了车祸,我一下慌了神,急急地陪着妈妈一起往回赶。我一下想起,从16岁开始,我漠视了他这么多年,心里恐惧到了极点:他不会就这样扔下我,就这样走了吧?那几个日夜,我陪着妈妈哭,陪她一起在医院的走廊里等待,我呆呆望着手术室红红的灯,我乞求上苍:假如他能平安脱险,我愿意抛弃一切的芥蒂,做他最乖的女儿!
    后来,爸爸还是走了。我想:他一句话也没留下,就这样决绝离开,一定是上天在惩罚我。假如他能再看我一眼,再能说一句话,他说出来的一定是:他从来没有怪过我,他一直爱着我。我在老家呆了半个月,每天呆在他的书房里,整理他的遗物。我用颤抖的手打开他的日记,上面的细节对我来说,清晰如昨,却让我忍不住失声痛哭——
    1996年10月2日,星期三
    樱子举着兴奋剂的瓶子冲到我和晓芳面前时,我在那一瞬间打了晓芳一巴掌。那时的我几乎失去了理智,我爱晓芳,恰恰爱她的善良,我知道在妻子生病时和从前的老同学邂逅,而且相恋,是多么不可饶恕,可是我实在压抑太久了,一个精神病人反复无常的纠缠,让我感到窒息。
    樱子的举止把我彻底打倒了,我无法相信晓芳的话,我拿了针管里残留的针剂去化验,结果并不是兴奋剂,樱子只是用一个兴奋剂的空瓶诬陷晓芳,这孩子在用一种特殊的方式捍卫自己的家庭。事后,我和晓芳抱头痛哭。面对一个孩子的阴谋,我由衷地恐惧,假如我再向前走一步,也许我会毁了她的一生,即使我有10次生命,我也只愿意给她幸福……
    那一刻,我终于明白。10年前,我观察到每天中午即使打了镇定剂,妈妈还是哭闹,于是我就抓住这个契机,用口袋里事先准备好的兴奋剂空瓶诬陷李阿姨。原来那时他和李阿姨就识破了我的诡计,我一直以为他们是害怕被我揭发,才表面分手了,实际上爸爸却是为了我,任何的情感他都割舍得干干净净了。
    有一次闲聊,我问早已经痊愈的妈妈,最初是什么起因让她精神上出了问题?妈妈沉吟了一会,却很坦白:“那个时候,我跟你爸爸老是吵架,在感情上就很依赖你韩伯伯,虽然并没有出轨,但是我的确爱上了他,他也爱我,他的妻子就跑来跟我大吵大闹,还把我写给他的信贴出来。后来你韩伯伯离了婚又来找我,但是你爸爸仍然不离不弃,我不能放弃自己对爱情的渴望,又不能再对不起你爸爸。但是,你知道女人的心总是跟爱一起走的,所以……”我如雷轰顶——原来,所有的一切并不是如我想像,爸爸从来没有对我说过妈妈的一句不好,而他也从来没有为自己辩解一句,只是默默忍受着这一切!
    我常想,如果没有那次兴奋剂事件,也许爸爸和李阿姨、妈妈和韩伯伯就会拥有他们真正的幸福;如果有了那样的因果变迁,爸爸也许就不会刚50岁就溘然长逝;如果……我不知道每个如果的后面还有多少种结局,但是这一种肯定是我不想要的。每个人的一生里都持的是一张有去无回的单程车票,所以错了的事,就永远无法再回头。我只能在之后的日子里,慢慢承受着来自于内心深处对自己曾经错误的惩罚……



    《浪漫的梦想》    【品味人生】

    喜欢旅行拍照的朋友,从小到大最大的梦想,就是有朝一日可以跟心爱的人
    住在海边别墅,一起驾着帆船出海潜水,或背靠着背坐在白色沙滩上,喝香槟,
    看夕阳缓缓西沉……
       当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告诉男友这个浪漫梦想时,对方只是笑她:“这么老
    了还做这种浪漫梦!”从此以后,她就把这个梦想埋藏于心海深处,再也没有向
    他提起过。
       有一年过年,男友领了一笔丰厚的年终奖金,大方地约她一起去澳大利亚的
    一座小岛度假。
       他们先从台湾搭飞机到澳大利亚悉尼。再乘坐小飞机到大堡礁,赶着去搭豪
    华游艇。
       下了游艇,走进旅馆,她惊讶得说不出话来!男友竟然订了一间位于海边的
    独立房间,更棒的是,阳台上还有一个露天的按摩浴池。望着落地窗外白色的沙
    滩和彩色的风帆,她声音哽咽地对男友说:“谢谢你!”
       换上轻便的衣服,她迫不及待地想到海边散步。这时她的心情就像天空的风
    筝,轻盈地想要到处翱翔!
       看到她兴奋的模样,男友像在欣赏自己的杰作般得意,嘴角始终挂着一抹满
    足的笑意。就在她脚上沾满细沙,手里捧着一堆贝壳的时候,男友又有了新安排
    ,“现在要不要去码头走走,说不定可以搭上快艇,出海兜风喔!”
       从没见过男友这么神秘过,她决定当个幸福的风筝,任由男友带她探索天际。
       快艇在浪里奔驰,海风仿佛一把流动的梳子,不停地为她变换发型。大约在
    海上疾驶10分钟,快艇便慢慢减速,停在一座如弯月般的沙洲上。船长为他们铺
    好野餐用的桌巾,放好香槟及点心之后随即离开。
       偌大的沙洲上只剩下他们两个人,海浪声成为最佳的背景音乐,海鸟们在染
    成橘红色的天空中自由飞行,香槟的酸甜气泡在嘴巴里慢慢散开。她的头侧靠着
    男友的肩膀,静静欣赏夕阳余晖……
       找个机会问问你爱的人,他(她)有没有想了很久却尚未实现的浪漫梦想?
    当你有能力为对方实现梦想时,那种感觉是最浪漫的。

    01 (172).jpg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8-3-25 21:29
  • 签到天数: 765 天

    连续签到: 1 天

    [LV.10]以坛为家III

    发表于 2013-3-31 21:41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《十六岁的幸福阴谋》

    那年我16岁,刚上高一。我记得那年的红叶特别红,车在公路上疾驶,我眼望车外,用余光仍能看见爸爸脸上隐隐的兴奋,这让我很不安。

    每年秋冬季节的某个星期天,我都会随爸爸去一个叫关门山的医院看望妈妈,那是一家精神病院。每年的秋冬,妈妈基本上一个人在那里度过。

    我知道爸爸隐忍的喜悦不是为了妈妈,所以一路上,我窥探着,观察着。爸爸刚过40岁,已经驼背了,鬓角处的白发像深秋的霜。直到我看见了她,她当时穿着洁白的护士服,盘着一丝不苟的发,静悄悄地伫立在我们身后一会儿,然后轻声问爸爸:“你刚来吗?”父亲瞬间挺直的背和回首间满脸的阳光,让我一下洞晓了其中的秘密。爸爸郑重向我介绍:“这是你妈妈的特护,快叫李阿姨!”她叫李晓芳,对我露出妈妈一样慈爱、温柔的微笑。那时我的妈妈正在面容狰狞地大吼。于是我哭着冲了出去,因为我突然觉得爸爸和妈妈都是一样的可怜。

    爸爸去看妈妈的次数逐渐多了起来,有时候一周两次,每次他都是打发司机回来,他在那里留宿一晚,这是几年没有出现过的情景了,外公外婆都为妈妈高兴,尤其是妈妈的同事韩齐伯伯,他曾经为了妈妈跟爸爸大吵过,他们都说妈妈这次一定能痊愈。只有我一个人知道,也许这是更大的灾难的开始。妈妈因为病,已经变得多疑善变,如果让她看出点什么来,对妈妈来说是毁灭性的。

    国庆节长假,我对爸爸说:“我们俩一起陪妈妈几天好吗?”爸爸说:“那怎么可以?你的功课怎么办?”我坚持着,也许一向温顺的我,脸上的坚决和隐隐的敌意击中了爸爸,他叹了口气,同意了。

    在关门山的第一个晚上,妈妈虽然还认不出我们,但是情绪很稳定。爸爸嘱咐我好好做作业,他要出去逛逛。我尾随他和那个李阿姨走进了旁边的树林里,却连冲到他们面前的勇气都没有,只是依着树,无声地哭……

    第二天中午,李阿姨给妈妈打了镇定针,若无其事地走开了。半个小时后,妈妈不但没有安然入睡,反而歇斯底里地乱喊乱叫,甚至张口咬了父亲的胳膊。妈妈整整折腾了一个下午,直到又到了打镇定针的时间,我眼泪汪汪地乞求李阿姨,让她想想办法,让我妈妈安静下来,她柔声对我说:“孩子,没事的,很快就没事的。”

    我在她转身走向病房后,拾起了她刚刚扔掉的镇定剂的药瓶,接着惊惶失措地跑向病房……我在她给我妈妈注射的刹那,打掉了针管,声色俱厉地斥责她:“为什么把我妈妈的镇定剂换成了兴奋剂?”

    李阿姨的脸色一下变得煞白。爸爸颤抖着手接过药瓶,在我没来得及看清他的表情前,他反手给了李阿姨一记耳光。那一刻,妈妈出奇安静地呆坐着。

    我并没有把这件事情张扬出去,我知道有些东西缄默的重要性。像现在,单单我用凌厉的眼神,就让爸爸和李阿姨羞愧不已,他们已经彻底丧失了面对我的勇气。

    不久,李阿姨调走了,妈妈换了特护。爸爸好像在这次事件中深刻反省了自己,他并没有因为李阿姨的离去,减少了去医院的次数,我越来越相信,妈妈很快就会彻底病愈的。

    以后的岁月里,妈妈再也没有去过那家医院,她的病并没有痊愈,但是好像越来越轻,单纯用药物就能恢复得很好。

    我一直在学校寄宿。那些年,爸爸一直在周围的乡镇上任职,家也搬来搬去。有一次他和我商量:要不,把家搬到你学校周围去,方便照顾你的饮食。我冷冷地说不用,我不习惯住在家里。他张了张嘴,还是什么都没说。我一直想听他对我解释点什么,可是又害怕听他说。我怎么也忘不了那个夜晚,他和那个女人肩并肩的背影。

    大学四年,我很少回家,从电话里听妈妈讲,爸爸工作很忙,她有事会找韩齐伯伯帮忙,我心里不由得萌生出一种复杂的情绪来,也许那韩伯伯比爸爸更关心妈妈。

    后来毕业了,我留在了省城,几乎每年都接妈妈出来住一段时间。爸爸依然很忙。偶尔我也想问他,是不是有时间去我那儿看看?他经常到离我这不远的省水利厅开会,但是他好像从来不打算过来看我。我更加恨他,为什么和解的话他不先说出口?

    慢慢我恋爱了,对男女之间的情爱有了更深的体会,爸爸妈妈之间那种淡淡如水的情感让人觉得揪心。我甚至无端揣测:会不会爸爸还在跟李阿姨藕断丝连?这样的剧情我看过太多。年少时,我渴望家的完整,现在,我懂得了完整背后更大的残缺。

    去年冬天,爸爸出了车祸,我一下慌了神,急急地陪着妈妈一起往回赶。我一下想起,从16岁开始,我漠视了他这么多年,心里恐惧到了极点:他不会就这样扔下我,就这样走了吧?那几个日夜,我陪着妈妈哭,陪她一起在医院的走廊里等待,我呆呆望着手术室红红的灯,我乞求上苍:假如他能平安脱险,我愿意抛弃一切的芥蒂,做他最乖的女儿!

    后来,爸爸还是走了。我想:他一句话也没留下,就这样决绝离开,一定是上天在惩罚我。假如他能再看我一眼,再能说一句话,他说出来的一定是:他从来没有怪过我,他一直爱着我。我在老家呆了半个月,每天呆在他的书房里,整理他的遗物。我用颤抖的手打开他的日记,上面的细节对我来说,清晰如昨,却让我忍不住失声痛哭——

    1996年10月2日,星期三

    樱子举着兴奋剂的瓶子冲到我和晓芳面前时,我在那一瞬间打了晓芳一巴掌。那时的我几乎失去了理智,我爱晓芳,恰恰爱她的善良,我知道在妻子生病时和从前的老同学邂逅,而且相恋,是多么不可饶恕,可是我实在压抑太久了,一个精神病人反复无常的纠缠,让我感到窒息。

    樱子的举止把我彻底打倒了,我无法相信晓芳的话,我拿了针管里残留的针剂去化验,结果并不是兴奋剂,樱子只是用一个兴奋剂的空瓶诬陷晓芳,这孩子在用一种特殊的方式捍卫自己的家庭。事后,我和晓芳抱头痛哭。面对一个孩子的阴谋,我由衷地恐惧,假如我再向前走一步,也许我会毁了她的一生,即使我有10次生命,我也只愿意给她幸福……

    那一刻,我终于明白。10年前,我观察到每天中午即使打了镇定剂,妈妈还是哭闹,于是我就抓住这个契机,用口袋里事先准备好的兴奋剂空瓶诬陷李阿姨。原来那时他和李阿姨就识破了我的诡计,我一直以为他们是害怕被我揭发,才表面分手了,实际上爸爸却是为了我,任何的情感他都割舍得干干净净了。

    有一次闲聊,我问早已经痊愈的妈妈,最初是什么起因让她精神上出了问题?妈妈沉吟了一会,却很坦白:“那个时候,我跟你爸爸老是吵架,在感情上就很依赖你韩伯伯,虽然并没有出轨,但是我的确爱上了他,他也爱我,他的妻子就跑来跟我大吵大闹,还把我写给他的信贴出来。后来你韩伯伯离了婚又来找我,但是你爸爸仍然不离不弃,我不能放弃自己对爱情的渴望,又不能再对不起你爸爸。但是,你知道女人的心总是跟爱一起走的,所以……”我如雷轰顶——原来,所有的一切并不是如我想像,爸爸从来没有对我说过妈妈的一句不好,而他也从来没有为自己辩解一句,只是默默忍受着这一切!

    我常想,如果没有那次兴奋剂事件,也许爸爸和李阿姨、妈妈和韩伯伯就会拥有他们真正的幸福;如果有了那样的因果变迁,爸爸也许就不会刚50岁就溘然长逝;如果……我不知道每个如果的后面还有多少种结局,但是这一种肯定是我不想要的。每个人的一生里都持的是一张有去无回的单程车票,所以错了的事,就永远无法再回头。我只能在之后的日子里,慢慢承受着来自于内心深处对自己曾经错误的惩罚……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8-3-25 21:29
  • 签到天数: 765 天

    连续签到: 1 天

    [LV.10]以坛为家III

    发表于 2013-3-31 21:44:12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《浪漫的梦想》

    喜欢旅行拍照的朋友,从小到大最大的梦想,就是有朝一日可以跟心爱的人住在海边别墅,一起驾着帆船出海潜水,或背靠着背坐在白色沙滩上,喝香槟,看夕阳缓缓西沉……

       当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告诉男友这个浪漫梦想时,对方只是笑她:“这么老了还做这种浪漫梦!”从此以后,她就把这个梦想埋藏于心海深处,再也没有向他提起过。

       有一年过年,男友领了一笔丰厚的年终奖金,大方地约她一起去澳大利亚的一座小岛度假。 他们先从台湾搭飞机到澳大利亚悉尼。再乘坐小飞机到大堡礁,赶着去搭豪华游艇。 下了游艇,走进旅馆,她惊讶得说不出话来!男友竟然订了一间位于海边的独立房间,更棒的是,阳台上还有一个露天的按摩浴池。望着落地窗外白色的沙滩和彩色的风帆,她声音哽咽地对男友说:“谢谢你!”

       换上轻便的衣服,她迫不及待地想到海边散步。这时她的心情就像天空的风筝,轻盈地想要到处翱翔!   看到她兴奋的模样,男友像在欣赏自己的杰作般得意,嘴角始终挂着一抹满足的笑意。就在她脚上沾满细沙,手里捧着一堆贝壳的时候,男友又有了新安排,“现在要不要去码头走走,说不定可以搭上快艇,出海兜风喔!”
       从没见过男友这么神秘过,她决定当个幸福的风筝,任由男友带她探索天际。   快艇在浪里奔驰,海风仿佛一把流动的梳子,不停地为她变换发型。大约在海上疾驶10分钟,快艇便慢慢减速,停在一座如弯月般的沙洲上。船长为他们铺好野餐用的桌巾,放好香槟及点心之后随即离开。

       偌大的沙洲上只剩下他们两个人,海浪声成为最佳的背景音乐,海鸟们在染成橘红色的天空中自由飞行,香槟的酸甜气泡在嘴巴里慢慢散开。她的头侧靠着男友的肩膀,静静欣赏夕阳余晖……

       找个机会问问你爱的人,他(她)有没有想了很久却尚未实现的浪漫梦想?当你有能力为对方实现梦想时,那种感觉是最浪漫的。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'

    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 似水流年 ( 粤ICP备08111734号-2 )  

    GMT+8, 2018-10-24 08:34 , Processed in 0.312500 second(s), 26 queries .

    Powered by 似水流年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