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似水流年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1929|回复: 1

20041127c 邻桌的男生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5-7-13 00:09
  • 签到天数: 426 天

    连续签到: 1 天

    [LV.9]以坛为家II

    发表于 2011-4-1 22:33:0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

    20041127c 邻桌的男生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8-3-25 21:29
  • 签到天数: 765 天

    连续签到: 1 天

    [LV.10]以坛为家III

    发表于 2012-9-12 00:09:10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《邻桌的男生》

    高三的时候,我们班来了一个复读生,他就坐在我后面。当时对他是有一点好奇,因为高三的学生却在无名指上戴了一个戒指,是银的,这不由得不让人有所猜测。

        他大概有一米七三的样子,偏瘦,戴着细细的黑边眼镜,头发有点儿卷,长得很斯文
    很秀气。也许是因为他是复读生的缘故,他可能有点自卑,所以不太和别人来往,所交往的同学仅限于邻座四周。不过不幸的是他坐的是最后一排,所以可以来往的就是他的同桌和我及我的同桌了。

        他的话不是很多,比较内向。笑起来很腼腆,沉默的时候让人觉得他有点忧郁,谈笑间用手扶眼镜的时候,是用兰花指的,这一直是我们私底下取笑的对象。一个真的很秀气的男生。

        高三了,大家都是埋头苦干的。老师都已经不在乎我们测验的成绩了,发了卷子就走人,根本就不再监考,是好是坏是你自己的事情,测验只是帮助你检查一下这段时间的学习效果而已。同学们之间的交流就更不用说了,所以我们彼此也仅仅是课间休息的时候闲聊几句,问问功课,就没有什麽来往。在我们应届生的眼里,他是很神秘的。

        直到有一天晚上,我刚从我舅舅家里回来,才坐下就给他叫了我出去。在课室走廊的尽头,他依着栏杆不说话,望着寂静的夜沉默着。那是夏天的夜晚,只有夏虫在喧闹着。我心里有无数个念头闪过,却实在猜不透他到底想干什麽,可是又不好问他,只好默默的在他旁边呆着。突然间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,在月光的余辉下我看见他的脸有泪珠在闪烁,原来他哭了。

        这下我更慌张了,都不知道他是怎麽了,我从来没有见过男生流泪,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他才好,只好傻傻的站在旁边陪着他。等他平静下来,我才知道,原来他们宿舍不见东西了,大家怀疑是他偷的,因为他是新来的。室友之间怎样质问他他没有细说,但看他的样子是很委屈的了,应该也受了不少的打击,毕竟大家都年少。在说的时候他也忍不住要流泪,他是在哽咽中把事情说完的。

        毕竟才是高三,心里很单纯的年纪,这样的给人误解,是很难过的,当时简直就象是世界末日。我当然安慰了他不少,至少让他不再哭,不逃课,可以有勇气回宿舍面对那些误会重重的室友们。为此我也浪费了一个晚上的自修,当下课铃响了以后,同学们看见我和他在走廊的尽头私语,无不侧目。

        事实证明的确不是他,过了不久,那个偷东西的同学就给逮着了。因为学习的压力太大,他的精神有点问题,才做了这些事情,他不仅偷别人的衣服,还偷别人的自行车。事发后不久,那个同学就退学了。一切都恢复了原状,误会他的同学也和他道了歉,他又是那酷酷的样子了。不过这件事却拉近了我们彼此的距离,我们成了好朋友。

        相熟了以后我才知道那戒指的来历。那是他和他原来学校的一个女同学的定情物。他们爱得很惊天动地,全学校的人都知道,已经成了他们学校的教育素材。最后当然是他高考失败,然后来到我们学校继续补习,那女孩子则回家了,因为她的成绩,上大学比较渺茫。我是在他的文章中读懂他们之间的感情的。他的文章写得很好,他是他们学校的才子,老师们的希望,所以他的恋爱所有人都反对,校长都介入了,这使他们的爱更加荡气回肠。

        但真正让我们走在一起的却是诗歌。我们都是文学超级爱好者,那时侯席慕容是我很喜欢的诗人,她的风格对我的文风有绝对的影响,无论是写文章还是写诗,其次就是徐志摩。他的古典诗词功力比我深厚,在这方面看得出他用过不少功,并把古典的诗词的表现手法溶入到了他的新诗里,别具一格。我们都有一本自己薄薄的诗集,记录的都是当时年少时的心事,我们彼此悄悄的欣赏和交流着。在那时侯,我们这样做是绝对属于不务正业的,这是我们共同的秘密。

        从那以后,除了上课和自修以外,有我的地方基本上都有他的影子,我带着他溶入我们应届生的团体。我是一个比较阳光的女孩子,是我们班最爱笑的人,连我们班最文静的男生也敢和我捣乱开玩笑,大家都习惯我这样和男生相处了,所以也没有出现太大的绯闻,他们就是爱在我面前学他用兰花指扶眼镜的样子,总是逗得我哈哈大笑。

        高考以后我回到了广州继续学业,而他却考到了当地的一所大学,是师专。其中我们一直书信来往,互相鼓励着。大学毕业以后他回到了让他伤心的母校,成为一位教师,而我却沉浮于商海之中,当我告诉他为了让自己变得坚强和理性,我放弃了写作时,他很失望。他所在的那所学校,在粤北的一个小县城里,通信不是很方便,好象是改地址什麽的,我们终于失去了联系,也不知道他现在怎麽样了。

        在读大二的时候,他给我寄过一张照片,那是他和他的同学们去丹霞山看日出的时候照的。他依在栏杆上披着一件毛衣,初升的太阳在他后面,霞光万丈,他浅浅的笑着,忧郁而飘逸。那是他给我的唯一的照片。当我在《人间四月天》里看到黄磊时,脑海里闪现的是他的身影。那动作、那表情、那气质,真象啊!
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*滑动验证: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'

    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 似水流年 ( 粤ICP备08111734号-2 )  

    GMT+8, 2018-12-10 23:06 , Processed in 0.359375 second(s), 25 queries .

    Powered by 似水流年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