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似水流年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844|回复: 0

如何让坚硬的心变得柔软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8-3-25 21:29
  • 签到天数: 765 天

    连续签到: 1 天

    [LV.10]以坛为家III

    发表于 2013-10-7 08:52:0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  熊熊  


    这是我在广东某开发区一间港资药厂做事时的故事。那厂子非常偏僻,离最近的镇子骑车都要十五分钟。我记得我坐着朋友的小车,拉着行李,到厂里已经是夜晚了。只见偌大的草坪上,三三两两坐着些黑影,不说,不笑,不动,很是奇怪。

    老板娘分配工作,说我没有药厂的管理经验,先做质检吧。老板带着我巡视他的工厂。这是个高大健硕,举止有些粗鲁的中年香港人,现在回想起来,真的很像那位网络上大名鼎鼎的“巴士阿叔”。他一路跟我强调,这里是资本家的工厂,你这是在为资本家打工,资本家就是要剥削你……(大意)我有点发昏,搞不清楚现在是什么年代了。

    质检的工作的确比较清闲,我只需定时抽检一些半成品,再抽检一下成品,然后把检验结果汇总上报,就可以了。可我还兼有监工的工作,于是在单调乏味的记录之余,我还可以在各个车间串串门,窥视一下别人有没有偷懒,如果人手不够就帮帮忙。于是,严肃紧张的流水线上,因为我的出现而变得团结活泼了。我发现那些三十多岁结了婚的女工,特别爱开黄色玩笑,而且好像有意当着我的面开。虽然觉得有些低俗和无聊,但我还是会附和地笑笑。

    但是,后来就有了谣传,说我不务正业,说我工作不认真。没过几天,阿叔说,为了培养一个合格的全面的管理人才,必须轮岗。我的下一个岗位是———仓库。

    不能到处串门儿,我的工作却更闲了。每天只需一次点库,为数不多的几次出库入库,其他时间就只有一遍遍地核对资料了。

    傍晚时分,放工了。踩着西边最后一缕光线,我回到我的小窝。这是宿舍区最好的管理人员套房,有一房一厕,一桌一椅一床。刚来的时候,对着徒有四壁的“家”,心酸得想掉眼泪。住久了之后,房间的一切染上了自己的气息,就觉得比较自如了。没有电视,没有电脑,没有网络,我却感觉比拥有整个世界更加充实。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?可能因为我失去了世界,却拥有了我自己吧。

    这里的确是一个读书静修的好地方,白天麻木的工作劳累了身心,晚上则完全交由自己支配。我确信如果早几年进来,考研不会考得这么辛苦。

    有一天晚上,来了不速之客,是一只流浪的小猫。它经常在饭堂、厨房和宿舍一带转悠,所以认得它。那天它坐在我门口,叫得很哀怨。我猜它是饿了,把它引进门,剥了一根火腿肠喂它。我们因为伙食差,吃不饱,所以必须自备点干粮,不然晚上饿得睡不着。我心想这老板真是的,员工挨饿不说,连累小猫也没有好饭吃。这猫却并不领情,吃了几口就停下来,用哀怨的大眼睛深深地看着我。它怯生生地坐下,尾巴随即很乖巧地收拢,盘在臀部周围,不占用更多地方,像是怕被人无意中踩到它的尾巴。它打了个哈欠,表示要睡觉了———我得帮它准备床铺。拿什么给它睡呢?我拿来拖把,示意它睡上去,它不肯,大概嫌脏。它转过身,轻松一跳,就上了我的床。你还真会享受啊,我把它赶下来,它就瞄上我装衣服的旅行袋,试探性地靠上去。没辙了,就这个吧。我把袋子里的衣服清出来整理好,它就自动自觉地爬了上来。

    往后,它就成了我宿舍的常客,三天两头过来借宿。我用火腿肠和鱼干招待它,它依旧吃得很少,依旧只是睡觉。我明白它来这儿不是为了吃食,而是为了一个归宿的港湾。每当我看着熟睡中的它,我的心就感到特别的安静。我想起了我们的工厂,冰冷、僵硬、机械的流水线上,生产不出治疗我们心灵疾病的药物。能够治疗我们心灵的,只能是另一颗心,一颗温暖、柔软、真诚的心。

    于是,在我三十岁之后的一个夜里,我开始学会如何与这个世界相处,也就是阿甘所说的,与上帝和解。面对这个纷乱的世界,我们必须首先变得坚强,然而坚强得久了,心就会坚硬。长此以往,就会因为疲劳而崩溃。这时,我们就需要用一些与灵魂相通的东西,例如一段文字,一片晚霞,一只小动物,来让我们的心变得柔软。只有这样,也只能这样了吧。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'

    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 似水流年 ( 粤ICP备08111734号-2 )  

    GMT+8, 2018-9-25 09:18 , Processed in 0.156250 second(s), 29 queries .

    Powered by 似水流年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